業內人士認為,央行雖然降準幅度不小,卻也始終遵循著穩健的貨幣政策。“只有注重定向調控,穩定宏觀杠桿率,兼顧內外平衡,">
所在位置:首頁企業融資 → 正文 → 普惠金融助力“小微”

普惠金融助力“小微”

來源:中國會計報     時間:2019/1/28     責任編輯:郭佳佳

  在人民銀行擴大“普惠標準”僅一天后,金融市場收獲了更大的禮包——近日,央行宣布,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但這次并不是一步到位,而是將于1月15日和25日分別下調0.5個百分點。此次降準將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綜合各種因素,凈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億元。

  業內人士認為,央行雖然降準幅度不小,卻也始終遵循著穩健的貨幣政策。“只有注重定向調控,穩定宏觀杠桿率,兼顧內外平衡,才能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有專家這樣表示。

  央行降準形勢下還需穩健財務策略

  “普惠金融就是讓小微企業、農民、城市中低收入等群體,都能獲得金融服務。”中央財經大學客座教授、北京眾誠志合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燕樹燚說。

  而趕在春節這個時點降準,“再次優化了流動性結構,央行支持實體經濟融資恢復的決心可見一斑。”湖南三湘銀行資深研究員譚松珩說。

  廣東廣凌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方國紅對記者說:“降準增強了投資者信心,為我們中小微企業創造了更好的融資環境;此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每年可直接降低相關銀行付息成本,從而降低了融資成本,是一項非常積極正面有益的政策。”

  這也正是此次降準的最終目的,促進提高經濟創新活力和韌性,增強內生經濟增長動力,推動實體經濟健康發展。

  谷麥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為掛牌新三板的中小型民營企業,其財務總監張修普說:“雖然我們沒有在央行降準前后進行資本運作,但面對如今的國際國內市場大環境,企業除了進一步維護‘現金為王’的底線外,還需要執行更加穩健的財務策略。”

  他舉例說,比如以資金集權管理為基礎,以預算管控為軸心,加強企業內部資金的合理收支周轉;以收縮陣線為宗旨,減少非流動資產投入,防止資金被長期占用;降低金融杠桿,增加股權融資,降低負債帶來的經營風險;集中資源服務優質客戶,逐步放棄信用不佳客戶,拒收商承,加快有效資金的周轉率;加強應收賬款的預期管理,降低壞賬風險等。

  仍屬定向調控 堅守利率底線

  事實上,要刺激實體經濟融資,譚松珩介紹說通常有三種方式:放松信貸監管、補充銀行資本和降息降準,放松信貸監管與三大攻堅戰的政策精神違背;補充銀行資本受困于股票市場,只能依靠創新資本工具如銀行永續債的方式來進行;而央行通過降息降準,增加基礎貨幣的供給、降低資金成本,對解決融資難和融資貴必定有一定幫助。

  毫無疑問,這次降準及相關操作凈釋放的約8000億元長期增量資金,可以有效增加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等實體經濟貸款資金來源。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方面尤其注重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正如他們公開明確的,這次降準仍屬于定向調控,并非“大水漫灌”,穩健的貨幣政策沒有改變。

  此次央行分別兩次下調0.5個百分點,“其中2019年01月25日的降準釋放,是為了對沖2月4日今年春節前由于現金投放造成的流動性波動,01月15日的降準則是為了對沖近4000億的MLF資金到期。”譚松珩說,這次降準并不意味著貨幣政策取向會發生改變,在優化流動性結構的同時,銀行體系流動性的總量基本沒有變化。

  央行將繼續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此外,譚松珩也表示降準分兩次操作顯然不是一次“率性而為”,而是有“預謀”的操作,背后體現了央行對市場的看法:短端利率仍然存在著底線。回望2018年,可以發現央行在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時,堅守著短端利率的底線——這既是對金融去杠桿戰果的鞏固,同時也是對2015-2016年股票債券杠桿牛市的總結。

  用好金融手段幫助企業做大做強

  “實際上,這一政策仍然是調整GDP 結構、防范金融行業風險的舉措。”燕樹燚說。

  在黨的十九大提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之后,金融體系采取了多項舉措。經過集中整治,已經暴露的金融風險正得到有序處置,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金融風險總體收斂。

  其中,央行方面指出要妥善應對外部重大不確定因素對金融市場的沖擊, 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充實應對外部沖擊的“工具箱”,深化資本市場改革,完善制度安排;更加注重加強產權和知識產權保護,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激發各類市場主體特別是民營企業的活力等。

  當前,以銀行貸款為代表的間接融資是我國中小企業主要融資來源。“通過金融手段促進企業發展,要學會合理利用金融手段,實現跨越式發展,將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手段結合起來,靈活應用,在不同發展階段采取不同的融資手段。比如在發展初期,主要通過銀行借貸融資發展;在不斷發展過程中,企業應注重規范財務管理制度和相關信用體系建設,參與具有影響力的資質評審,累積信譽和影響力,直至達到掛牌上市條件進行融資,進一步做強做大。”方國紅說。

  對此,張修普也表示,金融支持政策的落實還需進一步加強監督和監管。從政策上和機制上,他建議出臺推動金融手段支持實體企業發展的相關政策,建立健全激勵約束機制,激發金融機構向有活力、有競爭力的優質實體企業傾斜,促進實體經濟健康發展。

  他同時建議,在創新融資模式上, 鼓勵PPP融資模式參與實體經濟的發展;完善多層次實體資本市場,對創新型、成長型的小微企業,實施低門檻、高 效率的入市政策,并創新監管、誠信、交易制度,積極引導資金流入,為中小型實體企業提供差異化的直接融資服務;加快推動公司債市場發展。

  在合理引導金融資本流向方面,張修普建議一方面出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最低信貸保證金相關制度,防止信貸資金完全脫離實體經濟現象的發生;另一方面將實體經濟相關信貸指標納入考核范圍,增強金融機構落實傾斜性信貸政策的動力。

[版權歸原作者及商務金融網共同擁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上一篇:社會融資規模中直接融資占比上升
      下一篇:沒有了
評論(0) 】 頂部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限255個字符)


0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牛牛炸潜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