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下,有幾片薄云壓下來,LL開著車,帶著我穿越福清的母親河龍江,江水波光閃閃,兩岸有數也數不清的高樓大廈,沿著河岸延綿幾公里美麗的主題公園。她讓我看江岸離橋最近的三幢住宅樓,說第三幢樓是她新近購的房,正在裝修。
  我打量那公園之中的樓盤,便知是福清最好樓盤之一。她的模樣充滿自信,語氣淡然,“這是臨江的。”
  我心一動,我喜歡江水,不管是北京還是重慶,我的住所是這">
所在位置:首頁快樂生活 → 正文 → 福清的云和雨

福清的云和雨

來源:商務金融網     時間:2019/10/28     責任編輯:郭佳佳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夜空下,有幾片薄云壓下來,LL開著車,帶著我穿越福清的母親河龍江,江水波光閃閃,兩岸有數也數不清的高樓大廈,沿著河岸延綿幾公里美麗的主題公園。她讓我看江岸離橋最近的三幢住宅樓,說第三幢樓是她新近購的房,正在裝修。

  我打量那公園之中的樓盤,便知是福清最好樓盤之一。她的模樣充滿自信,語氣淡然,“這是臨江的。”

  我心一動,我喜歡江水,不管是北京還是重慶,我的住所是這樣的。LL也這樣,我其實不應吃驚,她是我大姐的大女兒,從小被放養在我們重慶南岸臨江的破房子里,直到讀小學才接走,后來一直在達州一個山里煤礦生活,雖然父親是那兒的礦長,但母親生下她和妹妹MM和弟弟后,喜歡折騰,離婚結婚,沒完沒了。可以想象她和妹妹弟弟成長在怎樣一個動蕩驚恐的環境里。

  “我和妹妹在福清20年了!但常常會想重慶的小面和咸菜。”

  LL如此說。這句話對福清充滿感情,對四川,尤其是重慶,也充滿感情。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我問她為何一個人會離了故土到福清?她說原因是大學一個同學先到福清,覺得這兒可以重新開始生活,要她也來。她聽了同學的話,便來了福清,不久她也讓妹妹來。

  我到達福清第一個晚上有講座談女性存在的瞬間,沒想到她和朋友趕來了,帶給我最喜歡的粉色玫瑰,又購了我好幾樣書,讓我給她簽字。她看了我的行程,有玉融山公園棧道、石竹山、東張鎮光餅作坊——品嘗光餅,也有東關寨、彌勒巖、海口橋、黃檗文化促進會和目嶼島、虎頭灣度假村。她說主辦方的安排很好,可見到真正的福清。她說這些地方,小姨你會最喜歡長長的海口橋,那兒有 39座船形石墩,特別像長龍臥波,橋頭有兩座對稱的鎮橋石塔,塔上雕刻了許多佛像,雖然風化厲害,但仍舊美不堪言。她喜歡雨天在那兒,打著一把傘,慢慢地走,聽雨落在石塊上的聲音,像小時在重慶的下雨天;有一次她站在石橋上,看天上的云,想象父親在那兒,她和妹妹非常想念父親。她眼紅了,沉寂片刻,換了一種輕快的聲音說,小姨,如果你時間充沛,一定要數數橋下紅樹林可愛的招潮蟹有多少只,看它們在泥沙中鉆進鉆出,爬行找吃的勤奮樣;你要注意左側岸上有一座土塔,人們是在那兒燒紙,祭奠那些出海未歸的人!有一次清明,我和妹妹在那兒給父親燒紙,風好大,把燒起的紙吹飛起來串了一條長長的火龍,我告訴妹妹它一定飛到父親那里去了。

  我說我也想念他,他是很好的人。

  LL點點頭,對我說,小姨,走累了,你可坐在石橋上,靜靜地看那江水融入大海的地方,我喜歡江面有船,船不是要離開,而是歸來!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LL說得太好了,我說我一定要去看,給我說說福清人吧!

  她想了一下,才說,福清人,俗稱福清哥,天生的吃苦耐勞,愛拼才會贏是他們的精神,他們有責任,肯付出,愿為家人帶來最好的生活。她喜歡福清人的擔當,她所工作的家族給她平臺,老板培養她成長,在她人生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支持她,也影響到她的人生:讓她懂得低調做人,高調做事。她說自己原本是井底之蛙,在生命中遇到好多福清的貴人相助。她對此非常感恩。她希望有一天我能代她說說心里話。

  那晚我們去看了她的妹妹MM,因為第二天我要起早,約了走之前我們一起吃飯。她便把我送回酒店了。

  第二天上午我走上玉融山公園棧道,站在高處,俯瞰整個福清市區,可以看到LL在江邊的樓房,我的心被觸及,一個幼年被母親拋在重慶長江南岸貧民窟、少女時代生長在四川深山煤礦的年輕姑娘,如果她不出走,在舊地,會是怎樣的生活!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這個聞名于世的僑鄉,明代中后期與歐洲耶穌會傳教士有了關系,比如意大利傳教士艾儒略,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醫學、繪畫及哲學,在澳門學習漢語,很快便能寫會說,先經河南到北京,遇到了徐光啟,與之同到上海,在揚州為某大官講解西學。幾番周折困擾后,才到達福建。艾儒略在這兒傳教25年,建大教堂22座,受洗禮的達萬余人。除傳教外,還積極介紹西方的學術思想和科學技術,深深地影響了福建的士大夫們。這兒也出了林則徐、葉向高和隱元等了不起的人。

  這個不同凡響的僑鄉,人杰地靈,民風純樸而高智商,產生了一批又一批的造夢者,許多福清大商人,差不多都有海外經歷,就是最普通的家族,也有三分之一的人在海外,福清人包容又開放,愛鄉心切,在外出息了,必回故里報答,為福清的發展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這座城市,古老又年輕,建設得與重慶有點神似,也與紐約的中央公園有幾分相同。看著看著,我的心柔柔軟軟的,奇怪,我已開始喜歡這兒了。乘纜車上石竹山,石竹寺是個儒釋道三教并存的寺院,整座寺院主殿有三面都懸在半空,只靠幾根柱子支撐。我在那兒面佛而跪,祈好夢,給我的家人,當然也包括LL和MM兩姐妹。

  她們初到福清,舉目無親,加上年輕,從那個深山礦區出來,一定會暈頭轉向,怎么防備也會渾身是傷,她們沒對我說,她們也沒對家人說。她們不說,我更是可以想象。她們的母親,像是前世的債主,向她們索要一切。她們不僅給母親購房,治病,還換房,有一次她們的繼父與母親騎摩托從重慶到福清,已過七十歲,一路上出了N次事故,母親一身是傷到福清,想給女兒驚喜。倒把她倆驚著了。把母親送進醫院治好后,給他們購了機票,又托運了摩托回重慶。相比幾年前我繞道來福清看她們新樓盤開張,現在的她們要自信得多,兩姐妹相處也比之前融洽得多。

  第二天傍晚LL開車來酒店接我,我告訴她這一天參觀的地方。她問最喜歡哪兒?

  我說,都喜歡,最喜歡海口橋,如你所說。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LL開心地笑了。車子行駛沒多久便到了她們訂的一個私家菜餐館。我們從車里出來,推門進去,發現是一個很隱秘的庭院,環境很安靜,也布置得很雅致,周圍都是樹木花草,燈光斑駁迷離,吃飯的桌子上面有一把大布傘,傘下是一盞煤油燈,很有情調。廚師端上來老母雞雞湯,蝦仁海蜇、麻椒雞塊,臘肉蒜苗,都是地道的四川菜。她倆也請了幾個做房地產承包工程的福清朋友,在另一桌,朋友全講四川話,我心一動,聰明的姑娘真是能生存,在陌生的土壤里,能扎進根。從不喜歡敬酒的我,也去鄰桌敬她們的朋友們,謝謝他們對她們的關心和幫助,彼此在異鄉照應多年。

  因為我來福清,MM才休假一天,可是吃飯中,接到電話,需要趕回去加班。

  走前我給她看了好多女兒三歲前的照片,有三個月,我請MM來北京和意大利幫我照顧女兒瑟珀,女兒很愛這個漂亮的表姐,MM說瑟珀肯定記不得。正說著,女兒從英國打視頻電話來,果然女兒只是客氣地打招呼,對三歲時發生的事,記不了。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我們提到她們的母親,我的大姐。我們說到久遠的過去,大姐如何在老院子里坐月子,因那時生活困難,沒什么吃的,讓接生站的人留下胎盤來做湯補充營養,大姐不喝那湯,如何與外婆吵架,扔下她倆,自個兒便走了。我五歲時曾跟隨大姐到忠縣農村去,大姐深夜為兩個小小的孩子蓋被子,也為她倆能吃飽,下到田里,像男人一樣的勞動,腿上爬滿吸血的螞蝗。說到細節上,我們三個人的眼睛濕濕的。人是會變,當生活境遇變了,反而不如貧困時期人與人的相濡以沫。但我要她們盡量理解自己的母親,盡孝為先。我們也說到兩姐妹如何結婚,生下孩子,如何離婚,如何養育孩子長大,如何在福清戀愛,最后決定還是一個人。

  好了,要那種自由的滋味,從未有過這樣自由的時刻,為什么要舍棄呢,我們自己掙錢,我們的孩子已長大,我們不要圍著男人轉,我們要為自己活。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MM如此說,起身與我告別。我緊緊地擁抱她。

  LL問我想去哪里?我說想去體驗當地人的生活。她想了想,便在網上搜了好久,打了電話,約了包間后,開車帶我去體驗生活。沒多久我們到了一家購票可管24小時的超大洗浴中心,早中晚三餐,水果飲料甜點,有桑拿有按摩,另算費用,我們在包間做了足療后,在就餐區吃綠豆湯和銀耳湯。LL碰見一個上了年紀的福清熟人,他高興地笑著告訴她,今晚他不回家。

  LL告訴我,這個福清人以前很有錢,有好多房子,但做股票敗了,現在靠兒子吃飯。可能是躲兒子一家躲到這兒來,大概是有自己呼吸的空間,老人顯得很快樂。因為這兒環境不錯,可休息,又有吃的。她說這兒當地老人愛來,他們在這兒交朋友,也可享受自己的時間,價格合理,可度過一整天,有三頓飯,又有空調。我好奇地吃了一碗排骨湯和炒大白菜,菜是食堂的品質,好吃極了。如果北京有這樣的地方,我愿意每天去,找個角落,寫作,寫累了,按摩。還有吃的。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我們走到窗前,這是在高樓之上,看城市的燈火,福清的夜晚很迷人,天上飄著小雨點,整座城市更是迷朦神秘。對面樓里窗里有一家子在一起看電視,邊上有小孩在跑,一個大人起身去追,場面歡快,再看另一個窗口,里面是一個年輕的姑娘,坐在黯淡的燈光下,一個人蜷曲在沙發上,手里握著手機,卻是在發呆,那份孤獨,是LL,也是MM,她們遠離舊地,對新城市新世界充滿向往,她們傾注滿腔熱血和整個青春好年華,為了證明自身的價值,她們就像我新小說《羅馬》單純孤獨的重慶姑娘燕燕,父母離異,從小沒有家庭的溫暖;她們也像從未有過父母的孤兒露露,一切靠自己打拼,不靠男人,而靠自己的實力,很辛苦,不讓自己被失敗擊倒。

  LL送我回酒店,在汽車里,我們擁抱了。曾幾何時,我們在重慶長江南岸的六號院子里長大,不曾如此親近,但這個在福清的夜晚,我們的心如此之近,能聽得到彼此的心跳,難道不是一個奇跡?我叮囑她,我不擔心你別的,因為這么20年在福清,你從一個單純的女子,已被生活磨練得強大,我只擔心你開車,一定要小心,要小心。

  她答應我。

  看著消失在黑暗中的車子,我伸手拂了拂空氣中細小的雨點,是云或是歲月灑下的淚,心中不禁充滿感慨,福清呀福清,常年氣溫在20攝氏度左右,有時有暴雨,甚至有“瑪莉亞”臺風襲來,不管是自然的,或是超自然的,但你對我來說,就是一塊福地,因為我的兩個外甥女,在這兒開始新的人生,變得堅強,在命運設置的一個個迷境中重新找回了她們自己。(圖文/虹影)

[版權歸原作者及商務金融網共同擁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評論(0) 】 頂部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限255個字符)


0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牛牛炸潜艇